2013暑期修学旅行见闻之澳洲线
发布时间:2013-10-08  浏览次数:4396 次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澳大利亚游记
                                                          初二(15)班 张浩湉
 
在美丽的澳洲吸引下,伴随着一路颠簸的飞行以及空姐柔美的广播声,我强忍了八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在冲出飞机舱门的那一刻,我释放了我的激动。我感觉自己比体育课上800米测试跑得还要快,因为实在是太渴望踏上澳大利亚这片土地了。
抵达的第一站是昆士兰州的布里斯班市,属于澳洲的三大城市之一。
坐在大巴车上,透过洁净得如同不存在的车窗玻璃仰望蓝天,使我有种久别重逢的感觉。天,是那么地蓝,我的心仿佛要与这蓝天白云融合到了一起。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公路两旁没有我们常见的苍天大树,而是一片郁郁葱葱、只有热带草原地区才有的大草甸。
到了Mackintosh公园,我们忙着与各自的Homestay合影,然后亲密接触。女主人Bianca热情地接待了我们,Bianca的家庭是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她有一个比我们年龄稍小的儿子。最让人惊叹的是主妇Bianca的厨艺,她烧的Chinese food甚至比我们中国的餐馆还要地道,她会下阳春面、会煮米饭、会做红烧鸡腿……,让我们仿佛每天又回到了自己家里。女主人除了饭菜做得好吃,还特别爱听歌,每次打开电视,她都会调到“澳洲好声音”节目,估计这个节目在澳洲也像“中国好声音”一样红火吧。
在塘鹅海滩,映入眼帘的是成群的海鸥围着海滩盘旋,这些海鸥可爱极了,我们坐在遮阳棚下的木质椅子上,拿着从附近海鲜快餐店买来的便当,有松脆的薯条,香喷喷的炸鱼、基围虾、蟹棒等,我都拿了一些抛给海鸥们,这些小海鸥们大概是闻到了香味,争先恐后地跑了过了,你争我夺,动作快的还没等食物落下就一口叼走望高处飞去,动作慢的就只能满地找别的鸟儿剩下的残渣了。
库伦宾野生动物育护乐园里的袋鼠更是招人喜爱,这还是我第一次与袋鼠零距离接触,袋鼠们懒洋洋地躺在地上晒太阳,半眯着眼睛,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我忍不住摸了摸它的皮毛,真的好柔软哦!为了能拍到一张和袋鼠的正面合影,我不惜踩过一片泥泞,没想到它们不知道我的良苦用心,见我靠近撒腿就跑,好不容易拍到的一张还不理想,只能留下遗憾了。
在通道的尽头有一座灯塔,两旁的岩石被海浪不停地拍打着,溅起的浪花时高时低,并伴随着巨大的拍打声,阳光使海面上看起来波光粼粼,这是任何高超的艺术家也无法完成的充满意境的动态画面,空灵地让人忘却了一切的烦恼与忧愁。
这里是冲浪者的天堂,也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这里的海浪一层叠着一层、一层追赶着一层,那浪花就像卷曲的发梢,颜色由浅到深,像海面上的云朵,与湛蓝的天空相接,无比融洽,真正达到了水天一色的境界。沙滩白得宛如一块和田玉,随意抓起一把细沙,它便顺着指缝悄无声息地落下,犹如时间的沙漏一般。这里的海滩就连海南亚龙湾也没法比的。我还幸运地在海滩上捡到了一枚鹦鹉螺,十分的精致,层层叠叠,让人爱不释手。感谢大海这位美丽的姑娘,不仅外表秀美,还缔造出如此多的宝物。
这次游学还有一个重头戏,那就是参观悉尼歌剧院和悉尼大桥。悉尼歌剧院位于悉尼港湾,三面临海,它是由丹麦的著名建筑设计师Jom Utcon设计的,让人惊奇的是当年他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剥了一半的桔子皮。悉尼歌剧院的外观是由三块巨大的雪白壳片组合而成,坐落在现浇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基座上,远远看去,它既像一艘即将扬帆远洋的帆船,又像一个倒立的打开盖的蚌,它是澳大利亚标志性的建筑与象征,也是悉尼的灵魂。人们常说,不去悉尼歌剧院就等于没有到过澳大利亚。整个歌剧院分为三大部分:歌剧厅、音乐厅和贝尼朗餐厅,透过明亮的落地窗可以直视位于一层的贝尼朗餐厅内部。因时间紧迫,我们没能去到歌剧厅和音乐厅欣赏歌剧和音乐,深表遗憾。
位于悉尼歌剧院右手边的悉尼大桥,是世界第一的单拱桥,是悉尼早期的代表建筑,有趣的是现在,爱冒险的澳洲人想出了攀爬大桥的主意,于是,攀爬大桥成为澳洲最受欢迎的娱乐项目之一,这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允许游客从桥底攀爬到拱桥顶端的大桥。据导游介绍,攀爬大桥10人一组,如果想爬上大桥,要提前三个月预约。
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当地人极好的修养。无论是什么交通工具,坐上去第一件事就是——系好安全带。乘车不系安全带在澳洲属于违法行为,要罚款300~500澳元不等。在公共场合,他们说话声也永远都是轻声细语。在大巴车等一些公共场所不许吃食物、喝饮料,并且不能随意丢弃垃圾,这样地爱护环境,才会随处可见海鸥和鸽子。在一个严重缺乏淡水的国度里,五分钟的洗澡时间和一周洗一次脏衣服也成了一大特色。
十四天的时间,过得亦急亦缓,回味无穷。坐在归途的飞机上,那些让我难忘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在我脑海中划过:吃到了澳洲产的洗发水味道的奇葩软糖,又惊又喜;慌忙中在买到的纪念品上发现“Made in china”时的沮丧与懊恼;在看到0.3澳元一个的麦当劳甜筒时的无比激动与兴奋……我的澳洲之旅,难忘的澳洲之旅。
 
印象 澳洲
                                                               初三(11)班 那顿
 
       澳大利亚真是个慢节奏的国家。虽然他们自己好面子不承认(他们硬是不肯把考拉放在国徽上),但澳洲人的性格与她们国度特有的动物相比真的有着难以置信的相似之处。此次的修学旅行,让我体验到了与旅游广告上不一样的澳大利亚。
布里斯本是这次修学旅行的第一站,在这里我们呆的时间最长。她远不如南京亢奋,夜晚我从寄宿家庭的阁楼向窗外望去时,整个城市都那么安静,满天星斗,恍若隔世,像是睡着了一般,不像南京夜里的喧嚣和焦躁。
    要说澳洲性格,看看这片土地上的生灵吧。它们总是那么优哉游哉,享受着身边的一切。库伦宾野生动物园里,那些我曾向往着的动物彻底颠覆了我想象中的形象。考拉就不说了,20个小时睡觉,2小时吃饭2小时发呆的生物让人看了就有一种昏睡的欲望。它们享受着吃、睡和发呆,全无动物应有的紧张,在人接近和抚摸时也是如此。
如果你感觉这没有什么,看看那些袋鼠吧。
    袋鼠是在一个模仿野外环境颇成功的空地里散养的,游人可以进去参观拍照,摸摸袋鼠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在我靠近时(小心翼翼,我可在电视上见过它后腿的本事),这家伙正在空地上晒太阳,一动不动像是休克了一般,让人有些疑虑,看了很是揪心。在我摸它时,它稍稍动了动头和耳朵显出很享受的样子,
但也没有把眯缝的眼睛睁开哪怕一点点。这可与我以往对袋鼠的印象大相径庭:走路都蹦蹦跳跳的生物,必定是充满活力的,再说它是温血动物,没有晒太阳的必要。满眼望去,袋鼠们都像吃了安定一般躺在地上,让我怀疑它们是不是真的吃了安定。少有的几个站着的,估计是想散散步——竟然像猩猩一样,将前爪撑在地上,将后脚荡到前面来移动!你难道不会蹦么,兄弟?我对袋鼠的印象算是彻底被刷新了。
    在海滩,我见到了另一种动物:鸬鹚。足有半人高的庞然大物,眨着黄色的眼睛,扇起翅膀来力量十分强劲。是食肉动物,但却不像想象那样兢兢业业地捕鱼生存。看下面这只,是刚吃饱的,优哉游哉地在水面上晃,毫无生存压力。
它们借景点周围的海鲜店剩下的大量鱼骨轻松填饱自己,之后便浮在浅滩的水面上,把头藏在翅膀下睡上一觉。它们可一点也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有什么不对。总之,活在世上,享受眼前就好,何必天天愁眉苦脸想着下一餐怎么解决?
这种价值观同样也在澳洲人的身上体现了出来。我寄宿家庭的男主人Neil就是这样一个不紧不慢的主儿。我早晨在房间里准备东西时,突然发现日程表上的预定时间与前几天相比早了半个小时——我却还在平常的时间点收拾东西!飞奔下楼。“Neil!”我急促地喊道。男主人正在厨房里洗碗,此时奇怪地看着我。“The school begins at 9:00 today!”“So what?”他脸上的表情更迷惑了。“30 minutes earlier! So we should leave earlier, don't you think?”“Wow, wow, wow, calm down, young man,”他稍微放松了一些,“It says,”他用手指着冰箱上用磁石固定住的日程表,“You’re going to have school at nine, right? So what time is it?”他看了看钟。“8:30! You see, we still have time! Ha-ha…”他像是一个得到糖果的小孩,开心地笑了(他可是已经退休了啊!)。我细细想来,他说得的确没错,回想起来,倒是我刚才的举动有些冒失了。“Is that all right, mister?”他半开玩笑地冲我说,还做了个手势: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碰碰自己的太阳穴,再指指我,颇似敬军礼的味道。我笑着冲他回敬了一个:“Yes, sir!”刚刚的焦急全没了。他见我已平静下来,便回过身去继续洗盘子,嘴里还胡乱哼着“Da-didi-didi…”的小调,很有种无忧无虑的味道。
这就是澳洲性格特有的魅力!
我们修学旅行的足迹经过了布里斯本、堪培拉、悉尼等不同的地方,但所到之处,都无一例外地让人感受到同样的气息。自然的静逸,动物的懒散,人们的闲适,阳光下童话般的房舍,澳洲弥漫着一种让人迷醉的慵懒情调。但享受生活并不意味着总是闲散。我寄宿家庭的女主人Faye,虽然已经退休,生活富足,但她依然每天到一家匹萨店里工作,为客人送上热腾腾的匹萨和笑容,这似乎成了她获得快乐的源泉。这便是享受生活的另一种方式。
我去过许多地方,在晚上从住处的窗口向外望去,能发现在白天看不见的城市。纽约的夜晩,霓虹灯和车灯宣告着城市的不眠;巴黎的夜晚,古老的小巷总有一阵笑声或音乐传来;日内瓦的夜晚,旅馆下的酒吧可是从来没有熄过灯。唯独布里斯本的夜晚,让人觉得她没有负担,不需要夜里的娱乐来弥补白天的焦躁,安静地睡去了。真是上帝垂青的地方。这里有美景,有懂得享受美景的人,有与人和谐共处的生灵,还能奢求什么呢?
当飞机回到骄阳似火的南京上空,我任由思绪停留在南太平洋的云端,在想象中俯瞰下去,我仿佛看到了一只巨大的海龟,惬意地漂浮在南太平洋冬日的阳光下,优哉游哉……这,就是澳洲。
 
 
 
 
悉尼大学一景
 
 
布里斯本
 
 
歌剧院
 
 
黄金海岸
上一条: 青春无悔 成就彼此——2017-2018第二学期第十六周晨会
下一条: 2013暑期修学旅行见闻之美国线